萧安乐

聊天废,咸鱼,逗比一枚

瑶瑶骨灰级粉!最爱瑶瑶❤️

刚刚做完一个梦,关于曦瑶的(ฅ>ω<*ฅ)因为是梦所以有些地方是断开的,毕竟只是一个片段。

我梦到蓝大在一个古墓里寻找着什么,一直寻到了一扇门前,手里拿着不知名的机器,黑色的,手机大小。周边有许多枯骨,左边有一层铁栏隔开,蓝大好像还说了句“手断了吗。。。”(对铁栏外的一具枯骨说的,自言自语的那种)

之后一直徘徊在那里,想将那扇门打开。

再次路过铁栏时,看见一个老婆婆好像半眯着眼(在一堆枯骨中躲着,所以刚刚没发现),怀里抱着一个身穿有些破烂却仍很华贵的金色衣袍,头戴乌纱帽的人(就是瑶瑶)。

当时瑶瑶像昏迷一样。

然后蓝大突然被一股力量推进铁栏里(铁栏很配合的开了一个缝),还没站稳铁栏又合起来了。

那个原本半眯着眼的老婆婆突然睁大眼睛,后将蓝大带回一个地方(这里有些断。。。我也不是很清楚),蓝大推测那应该是老婆婆居住之地。

老婆婆将瑶瑶放好,让他舒舒服服的躺着,然后不知道去拿什么东西,反正只剩蓝大和瑶瑶。这时瑶瑶也醒了(好像是一个凶尸一般,没什么思考能力,有点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懵懵懂懂的看着蓝大,慢慢凑近,蓝大也不躲(应该在观望此时情形),之后脸贴着脸!我在旁边吃粽子(我也不知道为啥要在那时候吃东西)。瑶瑶看来我一眼,转过头学着我就要咬蓝大的鼻子!吓得我赶紧拉住他,出于我的小心思,我亲了一口瑶瑶的脸颊(当时开心到飞起!!!)给他示范,他懵懂的看着我,转头要去亲蓝大!然后老婆婆回来了╮(╯▽╰)╭

然后她就和蓝大对话(他们聊啥我也记不清,因为当时只顾着看瑶瑶了)

然后。。。我就醒了。。。Q_Q完全描述不出那个场景啊啊啊啊啊(ಥ_ಥ)shi一般的文笔,总之只是想记一下,因为梦很快就会忘了,嗯,继续睡觉去了。

入党费

差点忘记说了,这是性转。

(ಥ_ಥ)画渣求不嫌弃

P1线稿    P2底稿(?)
P3手稿扫描     P4手稿

昨天听说可以手稿扫描进手机,就试了一下,又下载了绘画软件(因为不太懂这些软件咋用),前前后后折腾了快3小时,现在还不懂怎么上色Q_Q到时候再琢磨琢磨......

蓝大的眉毛被我吃了(其实加上眉毛后感觉怪怪的,改来改去,最后决定就不加了23333)

超喜欢曦瑶(ฅ>ω<*ฅ)
今天也是爱瑶瑶的一天(๑•̀ㅂ•́)و✧

。。。
没话了。。。大家晚安≧﹏≦

日常练习1

没那么多钱,先拿白纸练习o(╯□╰)o

等水平上来了才用水彩纸吧。(ಥ_ಥ)

几年前的稿+垃圾水彩上色=画的什么鬼?!

之前去昆明拍的部分照片,正好是红嘴鸥来这边的时候。

【三日鹤】三日月的茶杯2

总算打出来了……

下面正文:
---------------------------------------------

今剑渐渐地清醒了来,他微微撑开酸软的眼皮,瞄了三日月宗近一眼,发出了有如在撒娇般的语气:“再睡一会儿......好累啊……”

“不能睡了,我带你去药研藤四郎那里。”三日月宗近皱了眉头,他越发的心急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我不去、我不去!三日月你饶了我吧!我不睡了,不睡了!好不好?”今剑急忙跳起来,那双大大的眼睛极力表示着自己的惊慌,他求饶似的扯着三日月宗近的衣角,快要哭了出来。

“那你......”三日月宗近看着他这么精神的样子,起了疑心。

“好了好了......我们呆在这里,好不好?”今剑眨巴着眼睛,像是在卖俏一般。

三日月宗近只好长叹了口气,也不再坚持让他去看病了。其实今剑刚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今剑又像是不想离开。

“诶?三日月,一开始就是四花呀?今天手气不错嘛!”今剑向灶里张望着,脸上是灿烂的笑容,貌似在期待着什么。三日月宗近不以为意的走到窗前——天色渐阴,大有倾盆之势,看来要下一整天的雨了,这个新人的运气还真是糟糕。他只是觉得这个初晨缺了点什么......好像是......

“你等着,我去给你沏茶——顺便把小狐丸和石切丸还有岩融叫醒,今天的三条家要早起哟!”今剑一下子便窜到了门口。

三日月宗近自动为小狐丸和时石切丸还有岩融默哀三秒,不过——这样的日子,家人都在一起其乐融融能持续多久呢?

离早饭还有好一会儿,歌仙兼定昨晚拉了烛台切光忠、压切长谷部和大俱利伽罗去唱卡拉OK不知吵到了多久,是主上气到带着太郎太刀的本体过去才得以安宁,这个本玩的年轻人夜生活真丰富啊(笑)

约莫是过了半个小时今天提着一壶飘香的普洱回来了他小心翼翼地将白玉的莲花雕纹茶壶放在了那一杯没动的清茶旁。粗糙的土瓷茶杯与这白玉的精致茶杯摆在一起显得十分的劣质低下。但三日月却说这茶杯摸起来既舒服还是不烫手,主上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将它留了下来当作三日月宗近的御用茶杯了一般人(刀?)是不能碰的就连今剑也不敢拿来随手把玩——三日月宗近真是很钟情于它。

“这个是莺丸大人推荐给我的!虽然不知道涩涩的有什么好喝的,但你一定会喜欢的。”今剑将茶杯里冷却的茶倒向了窗外,手上提起茶壶想要将热茶倒进去。

“唔......!!”在茶水倒出去之际,紧接着是一声惨叫。

“诶?!!”今剑向外望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山姥切先生?!!怎么了?!!真是对不住!!!”

被茶水浸湿的白色披风,染上了点点的浅青。山姥切国广落迫的站在窗下,落在身上的茶水顺着头顶由发梢落下“反正是仿品......就算是被弄湿了,也不......”他的嘴上喃喃着,日常地幽怨着。

“山姥切先生!还是由我带你去洗洗吧!!今剑极快地放下了茶杯和茶壶,直接跑出去,拉住了山姥切国广的手,着急地拉着他走向洗衣室。

“今剑先生,我只是一个仿品,如此并不会——”山姥切国广低着头,咬着牙根,直着身子,并不愿离开。

“没事的!是我做错了嘛......快点吧,我会很认真的帮你洗澡的!”今剑用固执的眼神看着山姥切国广,仿佛在用眼神逼迫着他。

最后,锻刀室只剩下三日月宗近。不过,他也习惯了,今剑是坐不住的。

而雨,已经开始淅淅沥沥了。

---------------------------------------------
这章,鹤丸还是没有出来......

好啦好啦,下篇就有鹤了。

【还有,我家打字员真可爱,把文打得面目全非啊】

【三日鹤】三日月的茶杯 1

在下萌新一只,兴趣爱好不甚广泛。虽然对自己的文风和文笔没多大的自信,但我还是很厚脸皮地在这里发布了!

下面正文: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动摇三日月宗近的,那一定是感情。

他本来是不相信的。

他喜欢一个人喝喝茶什么的,没有别的什么爱好。
偶尔和别人说说闲话,也就匆匆出阵而去。

在意的东西,还真说不上。偶尔是小打小闹的今剑,无事闲谈的小狐丸,与一直在收入室悠闲的石切丸。比较在意的,大概是这三人。

真有些在养老的感觉——如果不算上战斗的话。

“三日月,主上叫你去锻刀了——”今剑惺忪着睡,一边犯着困,一边扯着三日月宗近的右袖口。

   他们两个是一间寝室的。现在还是清晨,今剑还说着梦话,他只记得主上叫他带三日月宗近去锻刀了。

    三月也极不情愿的缓缓掀开了被褥,他揉了揉在褟边跪坐着的揉眼睛的今剑的银发。

   看着这个身材娇小的“哥哥”,三日月宗近忍不住上扬了嘴角,早上的第一个微笑,总是始于今剑。

   马马虎虎的收拾了一番。三日月宗近便抱着今剑走向了锻刀室。今剑的头还靠着他的肩膀——他还犯着瞌睡。
 
  三三两两的晨光洒满了走廊的边,使其染上了异样的金色。偶尔来了一两声鸟啼,又恢复了宁静。走过一间间房间,有的是长长的呼噜,有的是在收拾着衣衫,有的还在进行早晨的安吻。

出阵的要早起,内番的还在睡,没事做的则自由支配。三日月宗近的脚步声十分平稳有律,仿佛是在做早晨的告示。引起了一些惊动,但又很快地沉下了声音。

   今天的今剑也是说来勤快,平时都是拖着过来的。但三日月宗近也不太明白主上已经让他锻刀连续三个星期了,一直是今剑陪着他蹲在锻刀室里。

   “哟!三月月,又来锻刀啊?”狮子王在准备行装——今天也是他出阵。一副精神大振的样子,连衣结也打的十分结实,看来今天是有什么有趣的战事。而三日月宗近却已蹲在锻刀室三个星期了。

   “对对对!主要是锻出三日月的媳妇儿!主人说要三日月自己锻出媳妇儿!”本在迷迷糊糊的今剑突然高举了右手朝天大喊。

  “嗯?”三日月宗近惊疑的看向怀中的今剑,连忙摸了摸他的前额好在还是温暖的。没什么异样。

   “三日月,主上给我看了你媳妇儿的照片,老漂亮了!和你一样漂亮!”今剑扯着三日月的衣服,声音越来越高亢了。

   三日月宗近疾步将他抱进段刀室,只留下狮子王膛目结舌。

   三日月宗近将今剑放在一旁,端了点茶水先让他清醒清醒,转身便是一个all350下灶。三小时半。不知道又会是谁,但她已无暇顾及了,他首先要弄醒今剑。今剑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现在还在着自己的“媳妇儿”。

   “今剑?今剑?”他轻着力气拍打着今剑精致的小脸。这个稚气尚未消退的兄长是主上最宠爱有加的短刀。但鬼知道主上又给他讲了什么……每次若想责问主上又给他灌输了什么,主上总是一脸无辜的样子,加上今剑十分爱黏着主上,这是总没有一个明了的结果,总而言之,这次是真的得和主上好好谈谈了!【某银:这锅我不背】

(我的天,短的我都不好意思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