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安乐

聊天废,咸鱼,逗比一枚

瑶瑶骨灰级粉!最爱瑶瑶❤️

【三日鹤】三日月的茶杯 1

在下萌新一只,兴趣爱好不甚广泛。虽然对自己的文风和文笔没多大的自信,但我还是很厚脸皮地在这里发布了!

下面正文: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动摇三日月宗近的,那一定是感情。

他本来是不相信的。

他喜欢一个人喝喝茶什么的,没有别的什么爱好。
偶尔和别人说说闲话,也就匆匆出阵而去。

在意的东西,还真说不上。偶尔是小打小闹的今剑,无事闲谈的小狐丸,与一直在收入室悠闲的石切丸。比较在意的,大概是这三人。

真有些在养老的感觉——如果不算上战斗的话。

“三日月,主上叫你去锻刀了——”今剑惺忪着睡,一边犯着困,一边扯着三日月宗近的右袖口。

   他们两个是一间寝室的。现在还是清晨,今剑还说着梦话,他只记得主上叫他带三日月宗近去锻刀了。

    三月也极不情愿的缓缓掀开了被褥,他揉了揉在褟边跪坐着的揉眼睛的今剑的银发。

   看着这个身材娇小的“哥哥”,三日月宗近忍不住上扬了嘴角,早上的第一个微笑,总是始于今剑。

   马马虎虎的收拾了一番。三日月宗近便抱着今剑走向了锻刀室。今剑的头还靠着他的肩膀——他还犯着瞌睡。
 
  三三两两的晨光洒满了走廊的边,使其染上了异样的金色。偶尔来了一两声鸟啼,又恢复了宁静。走过一间间房间,有的是长长的呼噜,有的是在收拾着衣衫,有的还在进行早晨的安吻。

出阵的要早起,内番的还在睡,没事做的则自由支配。三日月宗近的脚步声十分平稳有律,仿佛是在做早晨的告示。引起了一些惊动,但又很快地沉下了声音。

   今天的今剑也是说来勤快,平时都是拖着过来的。但三日月宗近也不太明白主上已经让他锻刀连续三个星期了,一直是今剑陪着他蹲在锻刀室里。

   “哟!三月月,又来锻刀啊?”狮子王在准备行装——今天也是他出阵。一副精神大振的样子,连衣结也打的十分结实,看来今天是有什么有趣的战事。而三日月宗近却已蹲在锻刀室三个星期了。

   “对对对!主要是锻出三日月的媳妇儿!主人说要三日月自己锻出媳妇儿!”本在迷迷糊糊的今剑突然高举了右手朝天大喊。

  “嗯?”三日月宗近惊疑的看向怀中的今剑,连忙摸了摸他的前额好在还是温暖的。没什么异样。

   “三日月,主上给我看了你媳妇儿的照片,老漂亮了!和你一样漂亮!”今剑扯着三日月的衣服,声音越来越高亢了。

   三日月宗近疾步将他抱进段刀室,只留下狮子王膛目结舌。

   三日月宗近将今剑放在一旁,端了点茶水先让他清醒清醒,转身便是一个all350下灶。三小时半。不知道又会是谁,但她已无暇顾及了,他首先要弄醒今剑。今剑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现在还在着自己的“媳妇儿”。

   “今剑?今剑?”他轻着力气拍打着今剑精致的小脸。这个稚气尚未消退的兄长是主上最宠爱有加的短刀。但鬼知道主上又给他讲了什么……每次若想责问主上又给他灌输了什么,主上总是一脸无辜的样子,加上今剑十分爱黏着主上,这是总没有一个明了的结果,总而言之,这次是真的得和主上好好谈谈了!【某银:这锅我不背】

(我的天,短的我都不好意思发了。。。)

评论(2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