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安乐

聊天废,咸鱼,逗比一枚

【三日鹤】三日月的茶杯2

总算打出来了……

下面正文:
---------------------------------------------

今剑渐渐地清醒了来,他微微撑开酸软的眼皮,瞄了三日月宗近一眼,发出了有如在撒娇般的语气:“再睡一会儿......好累啊……”

“不能睡了,我带你去药研藤四郎那里。”三日月宗近皱了眉头,他越发的心急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我不去、我不去!三日月你饶了我吧!我不睡了,不睡了!好不好?”今剑急忙跳起来,那双大大的眼睛极力表示着自己的惊慌,他求饶似的扯着三日月宗近的衣角,快要哭了出来。

“那你......”三日月宗近看着他这么精神的样子,起了疑心。

“好了好了......我们呆在这里,好不好?”今剑眨巴着眼睛,像是在卖俏一般。

三日月宗近只好长叹了口气,也不再坚持让他去看病了。其实今剑刚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今剑又像是不想离开。

“诶?三日月,一开始就是四花呀?今天手气不错嘛!”今剑向灶里张望着,脸上是灿烂的笑容,貌似在期待着什么。三日月宗近不以为意的走到窗前——天色渐阴,大有倾盆之势,看来要下一整天的雨了,这个新人的运气还真是糟糕。他只是觉得这个初晨缺了点什么......好像是......

“你等着,我去给你沏茶——顺便把小狐丸和石切丸还有岩融叫醒,今天的三条家要早起哟!”今剑一下子便窜到了门口。

三日月宗近自动为小狐丸和时石切丸还有岩融默哀三秒,不过——这样的日子,家人都在一起其乐融融能持续多久呢?

离早饭还有好一会儿,歌仙兼定昨晚拉了烛台切光忠、压切长谷部和大俱利伽罗去唱卡拉OK不知吵到了多久,是主上气到带着太郎太刀的本体过去才得以安宁,这个本玩的年轻人夜生活真丰富啊(笑)

约莫是过了半个小时今天提着一壶飘香的普洱回来了他小心翼翼地将白玉的莲花雕纹茶壶放在了那一杯没动的清茶旁。粗糙的土瓷茶杯与这白玉的精致茶杯摆在一起显得十分的劣质低下。但三日月却说这茶杯摸起来既舒服还是不烫手,主上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将它留了下来当作三日月宗近的御用茶杯了一般人(刀?)是不能碰的就连今剑也不敢拿来随手把玩——三日月宗近真是很钟情于它。

“这个是莺丸大人推荐给我的!虽然不知道涩涩的有什么好喝的,但你一定会喜欢的。”今剑将茶杯里冷却的茶倒向了窗外,手上提起茶壶想要将热茶倒进去。

“唔......!!”在茶水倒出去之际,紧接着是一声惨叫。

“诶?!!”今剑向外望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山姥切先生?!!怎么了?!!真是对不住!!!”

被茶水浸湿的白色披风,染上了点点的浅青。山姥切国广落迫的站在窗下,落在身上的茶水顺着头顶由发梢落下“反正是仿品......就算是被弄湿了,也不......”他的嘴上喃喃着,日常地幽怨着。

“山姥切先生!还是由我带你去洗洗吧!!今剑极快地放下了茶杯和茶壶,直接跑出去,拉住了山姥切国广的手,着急地拉着他走向洗衣室。

“今剑先生,我只是一个仿品,如此并不会——”山姥切国广低着头,咬着牙根,直着身子,并不愿离开。

“没事的!是我做错了嘛......快点吧,我会很认真的帮你洗澡的!”今剑用固执的眼神看着山姥切国广,仿佛在用眼神逼迫着他。

最后,锻刀室只剩下三日月宗近。不过,他也习惯了,今剑是坐不住的。

而雨,已经开始淅淅沥沥了。

---------------------------------------------
这章,鹤丸还是没有出来......

好啦好啦,下篇就有鹤了。

【还有,我家打字员真可爱,把文打得面目全非啊】

评论(3)

热度(16)